锦里

琅琊榜/文野/盗墓笔记

低产得治。懒癌得治。

“遥映人间冰雪样,暗香幽浮曲临江,遍识天下英雄路,俯首江左有梅郎。”

这份礼物

短篇fin。
这个时候日本还没到第二天…所以…我赶到了敦的生日【捂脸】
明天还有考试,所以写的挺赶的,但是因为是本命的生日,所以无论如何都要码一篇啦
这个是来自……卧槽我突然发现手机没法艾特。sad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中岛敦飘在河面上,周围没有任何一个人。他双眼呆滞的看着蓝白的天空,身边不断传来说话声。

  并不是一个人的,而是好多人同时在他耳边碎语,叽叽喳喳的吵的他心烦。他说你们别说了,让我好好的睡一觉吧。

  但还是依旧叽叽喳喳的,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  中岛敦叹了口气,又说你们至少让我听清你们说的话啊。

  刚说完,不知怎么的突然全部安静了下来。

  少年从他的梦中醒了过来。

  “你这小子!这个点才到侦探社!”国木田大声的吼着,用他那本“理想”的本子一下下的拍打着桌子。

  中岛敦低着头,说着“对不起。”

  原本还想继续吼下去的国木田,在听到中岛敦的道歉后,叹了口气:“算了,总比那个天天不知道在哪的家伙好多了。”顿了顿,“啊对了,生日快乐啊小子。”

  旁人听起来很平常的话,却让中岛敦鼻子一酸。因为在孤儿院的时候,他生日从来没人对他说过这么一句话,就跟平常没什么区别。

  他吸了吸鼻子,问道:“国木田先生是怎么知道我的生日的?”

  “履历啊”与谢野看着自己的左手,回答。

  中岛敦点了点头,接着他便听到了一声又一声的生日快乐。

  说是生日宴会,其实也就是好几个成年人带着三个未成年人去喝酒。

  这世道,真是一言不合就带坏未成年。

  中岛敦看着还在喝的几位“大人”,按了按开始发疼的太阳穴,他在想太宰先生究竟去哪了的时候,身旁突然传来咚的一声,宫泽就这样倒了下去,原本热热闹闹的包间突然安静了下来,靠在中岛敦身上睡着的镜花动了几下,便接着又睡了过去。

  “大家……怎么突然安静了?”中岛敦问

  乱步和国木田站起了身,两人动作略有点慌张的将宫泽抬了起来,然后冲出了包间。

  “诶?!与谢野小姐,他们这是…?”

  “因为宫泽的酒品不好,一喝醉就好乱砸东西,所以他们俩个才会赶紧把他移出去。”说完,与谢野便站起身走到镜花身边,小心翼翼的将镜花抱了起来,“你今晚也累了,镜花就让我照看吧,小孩子快回家休息吧。”

  中岛敦一边说着“麻烦了晶子小姐”一边目送着俩人的离去。他靠在沙发上,醉意渐渐的上来了,他微睁着眼,想着就小睡一会,便缓缓地合上了双眼。

 

  月光铺在地板上,温柔的照着躺在沙发上睡着的少年,少年微张着嘴,轻轻的吸气呼气,这幅景象让刚进来的太宰治稍微愣了一下,他把抱进来的大纸箱放在了一边,然后走到中岛敦的侧面,俯下身子亲昵的抵着对方的额头,伸手捏了捏对方的脸,可能是因为酒精的作用,并没有让中岛敦醒过来。

  “这可不行啊,礼物都还没送出去。”太宰治略带苦恼的看着对方,“那我就只能用这个办法了哦。”

  太宰治半跪着,亲吻住了中岛敦的嘴,他抚摸着对方的脸颊,轻而易举的将舌头探了进去。

  感受到了的中岛敦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,他看着正在亲吻自己的男人,那温柔的神情让中岛敦也不知不觉的配合起了男人,发出暧昧的声音。

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在中岛敦终于坚持不住后,太宰治松开了了他,两个人都喘着气,此时中岛敦的脑子里更是一团浆糊了,想都没想为什么会和面前这人做这种事

  “太…太宰先生?”中岛敦晕晕乎乎开口,声音在太宰治的耳朵里听起来可爱极了。

  他拍了拍少年的脑袋:“生日快乐,敦君。”

  “我这有一份礼物,你是收下呢,还是让这份礼物一直跟着你呢?”

中岛敦迷茫的看着男人走到一个大的纸箱旁后,打开箱子钻了进去。

  “这份礼物先生请签收。”箱子里传来闷闷的充满笑意声音。

Fin.

评论(12)

热度(73)